该网站已经ICP备案审查并实名认证,请放心访问

了解详情 >
收起

欢迎进入蜂车车网店交易服务平台!

发布出售

发布求购

24小时服务热线:400-109-1005

当前位置:蜂车车首页>>网店转让资讯>>淘宝拼多多网易

淘宝拼多多网易

发布者:蜂车车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08

不过,互联网平台与制造工厂之间的断层,也不可避免地显现了出来。


从“去品牌”到“造品牌”


于是网易电商来到第二阶段:网易考拉工厂店。



网易考拉工厂店于2017年9月启动,定位是优质制造的品牌孵化器,以数据指导工厂设计与生产,为制造商提供保姆式服务以及品牌打造,其全球合作工厂已超过200家,主要涵盖服装、家居、个护、食品等9大品类。


网易考拉工厂店与网易严选定位非常类似,也是在每个类目选择1—2家优秀工厂合作,不过相比网易严选,网易考拉工厂店解决了三个问题:


 

1.库存问题。货权属于工厂而非平台。


 


2.利益一致性问题。品牌和工厂之间是一定会有试探与博弈的,外行的互联网公司也未必能发现生产存在的问题。而工厂作为商品销售主体后,双方的利益一致,并且那个工厂即是生产方也是品牌方,缩减了中间流通环节。


 


3.发展空间。网易考拉为工厂提供仓储配送、运营、客服、IP设计及内容等平台资源,避免了网易严选重资产运营及规模不经济的问题。


 


同样选择的还有淘宝心选。去年12月,淘宝心选总经理张棣表示淘宝心选要孵化制造型零售品牌,也是在试水自营之后,进行经营能力和平台资源的开放变现。


 


按制造业从单纯的代加工(OEM),到自行设计产品争取订单(ODM),再到尝试自有品牌(OBM)直接经营市场的转型过程,工厂为了提高生产附加值,会做自有品牌的需求。但通过观察,在这种合作模式往往有绕不开的两个“双品牌”问题。


 


一个“双品牌”是在工厂里。虎嗅·高街高参去网易考拉合作的工厂参观时跟工厂人员交流了解到,这家给奢侈品做羊绒服饰代工的工厂与网易签下了长期合作协议,在网易考拉上推出的自有品牌会专供考拉渠道,但这家工厂的自有品牌不止,在别的渠道还经营着其他品牌。


 


另一个“双品牌”则体现在零售端。工厂品牌知名度较低,消费者的购买意愿,很大程度是来自平台品牌的背书,工厂品牌商品的设计、价格等都受平台影响,就和渠道定制商品一样,这些工厂品牌对电商平台的依赖性比“淘品牌”更甚。


 


显然,工厂不会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,它们的核心诉求是更低的成本更高的差价以及更大的市场,驱动其合作的根本原因是电商平台带来的订单。


 


此外,工厂愿意担风险合作,也是在赌未来的可能性。网易考拉工厂店和淘宝心选可能会越做越大,例如,网易考拉把商品卖到国外市场,淘宝心选大量开店成为线下的“新连锁”,若是如此,那品牌也能随之上一个台阶。不过真到了那一步,工厂多半会考虑去平台标签,走向更大的市场了。


 


电商巨头加速布局工厂




C2M,即消费者到工厂,将客户和制造端直接对接,尽可能砍掉中间环节,快速、低成本响应客户的定制化需求。电商平台手握消费者大数据,如果与制造端数据打通,能否实现C2M,解决一直以来困扰零售行业的库存?


 




“拼工厂” VS 天天特卖






库存的产生是因为需求的不确定性。通过拼团预售延时发货,拼多多以类似“集单”的方式锁定一个相对确定性的商品需求,工厂再进行规模化生产降低成本,以最短的路径和时间送到消费者手中,形成新的商品流通模式,力图趋于零库存。




去年12月,拼多多发布“新品牌计划”,拼多多表示会给代工厂在一定范围内倾斜流量、推荐位资源,以增加商品曝光度,支持其品牌化建设。拼多多方面还表示,对于加入“新品牌计划”的工厂还将引入可视化平台,即通过直播打通生产端与需求端之间的信息流,计划在2019年重点扶持100家“拼工厂”。


 


从To C端逆向整合工厂,并完成销售,阿里的C2M项目与拼多多类似,目前来看更像是防御体系搭建的一部分。去年11月,淘宝旗下的天天特价宣布升级为天天特卖,并对中小工厂进行IoT数字化改造,称将工厂产能数据与网店打通,前端卖多少,后端产多少,可以基本做到零库存,仓储成本降到几乎为零。


 


不过,但凡拼团等营销手段,基本都是用低价商品来突破低线市场,低价、拼团可以把一件商品快速打造成爆款,迅速消化工厂的产能/库存。从积极的方面看,拼多多给无处安放的低端供应链一条产能释放通道,消极来看,低价是一条死胡同,这些低价工厂成为了平台的燃料。


 


拼多多与阿里都强调工厂产能在线可视,并与平台销售数据实时打通。不过道理都明白,如何改造工厂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


拼多多目前的“改造”方式,是在工厂的拼多多生产线上放手机进行直播,消费者可以通过直播来看工厂的生产情况。手机直播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,不过用如此低成本的方式建立工厂与消费者之间的信任,也算是成功的工厂改造。毕竟工厂需要的是订单,改造应该为盈利目的去服务。


 


相比拼多多,阿里的改造方案更成熟一些:通过视觉识别来实现工厂生产透明化和产能数字化。阿里给工厂提供摄像头、交换机、边缘服务器和网关等配套硬件,搭载多种算法的摄像头会持续扫描生产线,视频数据在本地和云上协同计算,然后把结构化的核心数据上传到云端,进一步跟消费平台进行实时打通。


淘工厂 To B, 小步慢跑


因为平台卖家对OEM、ODM代工的需求,阿里较早地接触了代工厂。“淘工厂”诞生于2013年,是阿里1688事业部在卖家与工厂之间搭建的撮合型B2B平台,快速匹配卖家订单和工厂产能,进而帮助卖家快速响应消费者需求。目前“淘工厂”上的工厂数量在3万家左右,阿里希望借助平台上商家生态的天然优势,打造全中国最大的服装类供应链服务平台。而阿里的新制造探索,也正是从“淘工厂”上的优质合作工厂开始。



改造项目由阿里云、天天特卖合作,阿里云IoT方案的负责人郑旭此前曾在“全球最大代工企业”工作十余年。郑旭对虎嗅·高街高参表示,其团队依主要聚焦纺织服装、机械加工等制造行业的改造。目标是提供低成本,快部署和易运维的轻量工厂数字化解决方案,从0到1建立平台,跟合作伙伴一起服务中国80%的中小企业,实现更多的工厂的接入。


郑旭表示,“国内有大量中小工厂,只有数量上来了,平台的价值才能体现,当然,相对而言中小工厂更有意愿接入平台,并接受非定制化的应用。” 他说,“传统做法来做流程追溯,一般都是用条码或RFID,摄像头改造是一个轻量级非侵入的解决方案,可以让工厂达到一定程度的产能数字化,进行实时信息可视及互动。”


 


“改造一家100人左右的工厂的硬件成本在5万左右。”郑旭认为这个价格能被大部分工厂都能接受,并且还可以搭载多种算法进行拓展。在接受改造之后,工厂排产效率提升6%,由于链路透明并且按需生产发货及时,整个供应链上的库存可以降低10%。


 


目前郑旭团队已完成100家“淘工厂”的部署,他认为改造的最大价值,是工厂生产的透明化带来管理效率、协作价值的提升。




年轻的淘宝与淘宝的年轻人




人口是一切经济社会活动的基础,几百年来,全球史诗般的人口大迁徙引发了区域兴衰、产业更替和霸权更迭。而人口的中位年龄(可以简单理解为平局年龄)则是决定经济活力的关键要素。或者说,年轻人越多,创新活力就越强,随着中位年龄的提高,创新活力不断减弱。


举例来说,日本、意大利、中国台湾、韩国,随着中位年龄的提高,经济增长率直线下降。日本的中位年龄从1965年的27岁增加到1985年的35岁、2015年的46岁,五年平均GDP增长率也从1963年-1967年的9.5%降至1983年-1987年的4.2%、2013年-2017年的1.1%。


这些都不是个例,全球范围内的国家几乎莫不如此。反之亦然。


2015年的南亚(包括印度)、中亚、西亚、非洲的中位年龄分别只有26岁、26岁、27岁、19岁,作为整体,经济占世界比例从1994年的5.4%上升到2016年的11.4%,对华贸易占中国外贸比重也从2000年-2002年年均15.7%上升到2014年-2016年年均26.2%,还在快速上升。今后几十年东南亚、南亚、中亚和西亚将是最有经济活力的地区。


放到中国来看,各个区域和省份的数据,基本是也是符合这个基本逻辑。


中国历史上,中原地区长期以来都是中国的人口和经济中心。但是西晋永嘉之乱、唐朝安史之乱、北宋靖康之难,导致中原地区人口减少,江南却因为相对安稳而人口增长较快,精英层衣冠南渡,加上气候因素,人口和经济中心不断南移。比如说安史之乱之前,江西只占全国人口的2.8%,而到元末至正二十七年(1367年),却占全国的24.7%了,成为全国的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



根据淘宝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:


2003年淘宝创立至今,淘宝新开店店主的年龄中位数一直稳定在25-26岁之间,16年间,入淘创业者的平均年龄为26.4岁。


2012年至2018年,淘宝每年的头部卖家中,都有约十分之一是前一年刚开店的新卖家,其中2016至2017年这个比例高达13%。


最近这两年爆发式增长的淘宝内容创业者年轻化趋势更明显,85后、90后和95后占比淘宝主播群体的八成左右,其中95后主播增长势头最迅猛。


2003年淘宝刚创立时,仅有28%的入淘创业者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,至2018年,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创业者占比已经达到62%。


2018年,青年店铺占比最高(即入淘创业者平均年龄最小)的十个城市依次为:南昌市、铜陵市、贵阳市、阿拉尔市、湘潭市、林芝市、遵义市、揭阳市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、石河子市。在创业积极性上,西部地区的年轻人胜过了长三角包邮区。


中西部省份的年轻人创业更加踊跃,入淘创业者平均年龄最小的10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分别是:贵州、重庆、西藏、宁夏、海南、四川、云南、广东、青海、内蒙古。


还有很多数据就不列举了


……


说实话,看到这几组数据后的第一眼,我还有些惊讶的,对于一个发展了16年的超级平台来说,居然能够如此吸引年轻人不断加入,而不是被先加入者垄断了资源而失去活力。尤其是淘宝平台的普惠性,对于中西部地区的吸引和带动,也是令人震惊的。